太白党建 简报


太白党建简报2017年第26期

[ 信息发布:本站 | 发布时间:2017-09-21 | 浏览:793次 ]

太白党建

26

中共太白县委组织部 2017年830

编者按:民情日记,书写民情解民忧;民情日记,服务群众零距离;民情日记,搭起干群连心桥;民情日记,记出干群鱼水情。民情日记不但要记录群众的呼声和建议,群众的急事和难事,同时,还要分析具体情况,形成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措施,根据群众需求,有针对性地搞好服务、排忧解难。现将近期征集的部分第一书记民情日记予以刊发,各镇及时组织第一书记学习借鉴,严格督促第一书记认真执行民情日记制度,并定期挖掘、评选、上报优秀第一书记民情日记县委基层办将择优向省市媒体推荐,并在《太白党建》简报陆续刊发。

群众即我师

黄柏塬镇黄柏塬村第一书记田宸宇

在大箭沟(黄柏塬村五组)深处,有一户叫“山顶人家”的农家乐,里面住着60岁的老党员苏兴贵同志。老人虽然没念过书,不会写字,但是懂道理、热心肠,经常帮助周围贫困户发展产业,还定期组织大家一起打扫道路卫生,清理道路两旁杂草。

今天上午,我去他家,打算请教一下中蜂养殖的相关知识。黄柏塬村主要发展中蜂养殖,我作为第一书记,有义务带领大家发展产业,当一个养蜂的门外汉是万万不行的。

一听我是来请教养蜂知识的,老人看着很兴奋,说道:“我自己没有什么本事,就是蜂养的好,养的多了,摸索出经验来了。我的蜂蜜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成色好,干净、透亮。”

紧接着他又说,“我把蜂巢架在几根竹板上,让蜂蜜顺着重力流到盆子里,再让蜂蜜沉淀上10天左右,到这个时候就会出现分层。第一层水分太多了,容易变质,不要;第三层杂质太多,不要;只取中间颜色最好,质量最高的装桶出售。所以我的蜂蜜不愁卖,大多数是长期订购的客户,天南海北的都有。”

我就不禁问了一句:“你给别人没有传授这个好办法吗?”

老人说道:“小伙子,这个办法不用传授,大家都懂的。但是这个过程太费时了,没有人愿意等,基本上都是人为压榨出蜜的。”

说到这里,我恍然大悟,这就是大家常说的,越简单的道理越难懂。取蜜的速度跟蜂蜜的质量之间是一对矛盾,或许研究解决这一对矛盾将是我近期工作所要思考的重点。

老人的说道,深深触及了我的内心。基层工作对于我来说,何尝不是一个取蜜的过程。在不断完成一个个任务的同时,也要不断思考、学习、总结,让自己沉淀下来,除去浮躁,除去杂念,只有信心坚定、心无杂念才能干好基层工作。

父爱如山

咀头镇蒿谷堆村第一书记郭强

今天是我驻村的第58天。和往常一样,忙忙碌碌了一整天,零零碎碎干了不少工作,但今天我不想花过多的篇幅来描述工作,更多的想谈一些感触。

早上媳妇打来电话,说她爸爸在市中心医院住院了,要坐班车去看看,我本能的问了句:“具体什么情况,住了多久了,怎么我一点都不知道”原来岳父已经住院三四天了,家里人为了不让我在扶贫工作中分心,没有告诉我。碰巧这周末又是全县不休息,我和媳妇商量着说:“今天我手头的工作太紧,等忙完了,要不明天我请假,咱们开车一起去市里医院看看爸爸吧,一来我这个女婿不去看望不合适,二来以今年县上的交通实际情况,坐班车要绕行姜眉路,当天要是赶不回来会影响周末加班的”。听到这里,媳妇只好答应了我的请求。

忙完一天的工作,我来到镇上按程序请假,履行完手续已近到了晚上饭点。于是心想不如回家吃个晚饭再回村上继续工作吧,毕竟请假一天,肯定会耽搁不少工作的。进了家门,只见父亲一反常态躺在床上休息,然而我没有多想,只是一句:“家里还没做饭吗,快给我做些吃的,吃完我还要去村上开会呢”。父亲默默地走进厨房开始张罗,不一会儿,妈妈和老婆把女儿从幼儿园接了回来,一周没见我的小棉袄了,我兴奋的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,有说有笑的。不料三岁半女儿的一句话让我彻底愣住了:“爷爷都晕倒了,怎么还做饭呢”。这下我急忙跑进厨房,才发现正在做饭的父亲左手小拇指上戴了一个长长的夹板……

真是应了那句古话:福不双至,祸不单行。原本打算去看生病的岳父,不料父亲也出了意外。通过和父母交谈,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原来周一下午,父亲照例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时,晕倒在了校门口,头上、胳膊、腿上和手指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。年迈的父亲加之低血糖,在这两年内已近晕倒过两次了,看着父亲额头侧面鼓鼓的包,戴着夹板的手指以及憔悴的神情,我开始了对妻子的责备: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?”“不是我不告诉你,是爸妈不让告诉你,我们知道你在村上扶贫任务重、工作忙,不想让你分心……”,妻子满是委屈的说道。

这是多么伟大的信念与爱啊,此时的我已近悲伤的不能自己,任由泪水在眼眶中打转。岳父和父亲接连生病,我却全然不知,他们都是为了我能在村上更好的工作,全身心投入到脱贫攻坚工作中去才隐瞒我的,这样的父爱,不禁让我想起了中学课本里朱自清的散文集《背影》里描写父爱的片段,情到深处,泪水不由的又一次流下……

今年的扶贫任务重、压力大,很多人都是“五加二”“白加黑”。已过而立之年的自己自驻村以来无暇照顾父母妻女,反而让他们为我操心,身为老党员的父亲就怕我工作分心,把扶贫工作干不好而辜负了组织的期待,举全家之力支持我这个“第一书记”,不让我有任何思想负担。

如山般的父爱更加坚定了我做好脱贫攻坚工作的决心和信心!